主管单位: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登记机关: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成立时间:1991年1月
网站首页| 本会概况 |最新资讯 |会长致辞 |通知公告 |组织机构 |申请入会 |联系我们
文化动态 |文化产业 |文化遗产 |文化人物 |东方名城 |东方讲坛 |媒体报道 |政策法规
 
成都非遗公园:建完炸毁的土地秘密
发表时间:2015-05-28 17:40   来源:未知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成都非遗公园投资数亿、占了6500亩耕地,但只办了两届非遗节,就遭废弃。其中的仿欧式小镇建筑被炸毁,土地被政府出让给开发商,变成了养老度假村项目。通过这个建了再拆的过程,耕地被成功变成房产开发用地,而最初参与投资的民间资本则损失惨重。

  当炸药将欧洲风情小镇的城堡、教堂与剧院轰成废墟的时候,四川冠鹰园艺有限公司总经理孟进正站在远处,躲在看拆迁的人群后面,以免被金泉街道办领导看见。

  欧洲风情小镇是他和哥哥孟晓松一手建造的,占地265亩,建成后几乎空置了四年。这是2011年大年初七寒冷的清晨,这个耗资超过1.5亿元、专为“中国成都国际非物质文化遗产节”而建的项目,在这一天变成了废墟。

  一周后,孟晓松从看守所里被放出来。2011年1月22日,他被成都市金牛区政府以“拖欠政府借款”名义拘留。被放出来的时候,他为金牛区政府承建的欧洲风情小镇,已经被推土机完全抹去了。

  50亩的人工湖,沿湖而建的一公里长的欧洲商业街,环形文化广场、音乐喷泉、欧洲教堂和歌剧院,几千株银杏、榕树、桂花、睡莲等草木都消失了,就连那块在国家文化部及四川省主要官员的见证下揭幕、号称要永久竖立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成都宣言》(简称《成都宣言》)石碑也被铲平了。

  取而代之,是一大片刚刚植上的乱蓬蓬的绿色植被。这块地原属于中国18亿亩耕地红线内的土地,曾被地方政府悄悄变更土地使用性质,但现在被国土部的卫星一扫而过后,在国土资源部的地图上又标注复耕了。

  绿色植被覆盖的苦涩故事并不为外人知晓。2006年,为了承办首届非物质文化遗产节,成都市金牛区在远郊金泉乡圈下了6500多亩农地,打造了一个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位于公园内的欧洲风情小镇是第一、二届中国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节的主会场。

  据《成都日报》当时的报道,非遗公园共分三期打造,总投资据称达20亿元,首期占地面积即达1400亩,相当于两个天安门广场,包括11万平方米的中国古建筑群、6.8万平方米的欧洲风情小镇、一个能容纳500人的剧场、一个5000平方米的文化广场和一个4000平方米的艺术馆。孟晓松参与了其中欧洲风情小镇的投资建设。

  不过非遗公园一期建成后,仅举办了两届非遗节,总共使用了不到30天。2010年,成都市又在青羊区花费20亿元,再造一个“国际非遗博览园”来代替。

  2013年9月16日傍晚,当南方周末记者来到曾经的非遗公园时,看到的只是凄凉的景象。6500亩的土地上,孟晓松兄弟建设的欧洲风情小镇早已被夷为平地,中国小镇亦拆了一大半,只剩下矗立在废墟中的孤零零几栋。

  为了非遗节

  十年前,当时35岁的孟晓松在金牛区注册了四川冠鹰园艺有限公司,股东是他和妻子陈珉。

  孟晓松与孟进兄弟俩是典型的成都男人,皮肤白净,彼时他们原本只是想在金牛乡租一块农田种植园林,但他们租的二百多亩农田,却意外地被划入金牛区两河公园的规划。

  这让他们有机会参与一个成都市的重点工程项目——非遗公园的建设。

  这原本会是一个让整个成都为之振奋的标志性工程。国务院于2005年发布通知,规定自2006年起每年6月的第二个星期六作为“文化遗产日”。2001年成都金沙遗址出土的“太阳神鸟”,当时也被确认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成都市文化局负责人向南方周末记者称,国家文化部有关领导那时希望创办一项品牌活动,让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真正有一个集中展示的平台。

  申报国际非遗节随即被成都市委领导摆在案头。但在申报非遗节过程中,成都也有强劲的对手,其中包括西安等五六个城市。

  据四川省政府官网披露的一篇资料显示,成都市最终胜出在于一套详细的申报方案,包括“一节一会一园”的办节理念,核心中的“一园”,就是成都市引导、社会参与、企业运作的方式,建一个6500多亩的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公园。

  成都市把非遗公园的地址,设在了离金沙遗址不远的金牛区两河森林公园。两河森林公园横跨金泉街道的淳风桥和清水河社区,孟晓松此前向金泉街道租的农地,即在两河森林公园内。

  2006年,孟晓松的四川冠鹰园艺有限公司与金牛区签署协议,合作建设非遗公园的主体之一——欧陆风情小镇。据孟进介绍,当时他们与金牛区金泉街道办事处签订协议,四川冠鹰负责投资建设建筑面积约6.8万平方米的欧陆风情小镇,其中大约1万平方米的建筑给两河森林公园建设管理公司(下简称两河公司),其他约5.8万平方米的产权则归属于四川冠鹰。

  两河公司是金牛区专为两河森林公园的建设管理设立的国企,随后资产被并入金牛区另一家国有企业——成都市鑫金农发投资有限公司。鑫金农投董事长黄毅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非遗公园最早是金泉街道办的一个项目,两河公司在其中扮演项目组织者角色,引导社会资本参与了一部分建设,自身也直接投资了一部分,但他称非遗公园并非为了非遗节而特别打造。成都市文化局也反复表达过这个观点。

  2006年10月,欧陆风情小镇和中国小镇均启动建设,中国小镇由另外一个投资商建设。留给孟晓松们的时间只有7个月,他们要在2007年5月成都非遗节前将非遗公园交付给政府。

  “这是成都市为非遗节做的重点项目,为了赶在非遗节前交付使用,手续不全政府也叫我们动工修了。”孟进说。

  事实证明,无论是规划定位还是土地征用手续,金牛区和孟晓松们最开始都没做好准备,最终这两个因素让投资巨大的非遗公园变成一块鸡肋。

  “政府打造的土地违规项目”

  2007年6月10日,首届中国成都非物质文化遗产节在“非遗公园”落下帷幕。这是中国继上海国际艺术节、北京国际音乐节、吴桥国际杂技艺术节后,经国务院批准的第四个国家级国际文化节庆活动。

  当天下午,在国家文化部、四川省、成都市主要领导的见证下,一块号称刻着世界第一个国际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宣言——《成都宣言》的石碑,据称被永久立在孟晓松建造的欧陆风情街边上。

  成都市文化局提供的资料显示,这场历时20天的“非遗节”,有一千多个非遗项目在非遗公园的中国小镇和欧陆风情小镇亮相,入园人数达到400万人。

  然而伴随着非遗节的闭幕,孟晓松们开始品尝到现实的苦涩。由于离市区偏远交通不便,商业定位亦存在偏差,非遗节间人头攒动的景象荡然无存,入驻非遗公园展馆的商户们开始发现入不敷出了。

  很快,一个月内,所有展馆都撤馆了,非遗公园顿时成了一座空城。

  除了举办过第一届非遗节和2009年为期十天的第二届非遗节,非遗公园大部分建筑自建成到拆的四五年里,一直空置。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座几可乱真的普罗旺斯小镇,在阒寂无人的夕阳下,成了新人拍婚纱照的绝佳场所。

  甚至有人看中了这个欧洲小镇鬼城般的氛围,特意在附近注册了一家真人CS公司,组团在欧洲风情小镇打真人CS。

  悬而未决的还有非遗公园的土地问题。“从始至终,这就是一个当地政府打造的土地违规项目。”成都市国土局一位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透露。

  成都两河城市森林公园占地六千余亩,在成都市城市总体规划中,属于“198地块”,即环绕中心城区198平方公里的非建设用地,亦属于中国国土资源部所说18亿亩耕地红线内的土地,原则上来讲为农村集体土地,能从事除商业建筑以外的经营性活动。

  不过,自成都在全国率先探索城乡统筹以来,让农地流转一直是成都城乡统筹改革的重要内容。在成都市政府2005年的一份文件里,其宣称通过对近郊清水河与淳风桥两个行政村、5400多农民的6000多亩土地进行集中流转、整体开发,打造了一片旅游观光、休闲度假等产业项目。

  几份村委会与农民签署的协议显示,这两个村超过6000亩土地的流转,是通过让农民“上楼”,将其手里承包地置换出来的。村委会在2003年9月和农民签了一纸《成都市农村土地使用权流转合同》,将农民手里的耕地以每年1150元/亩的价格租了过去,租期为20年。随即,村委会又将从农民手里租来的土地转租给两河森林公园建设管理公司。

  站在欧洲风情小镇的遗址上,淳风桥村民王贵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当时他们村没人知道土地流转的真正含义,等到自己昔日的庄稼地里突然挖坑,矗立起欧洲风情小镇时才明白,他们把土地拿走是要去盖房子的。

  孟进称当时也知道土地违规,“但这些都是金牛区政府叫我们盖的房子,他们给我们什么规划手续就是什么规划手续”。

  土地违规的苦果开始由孟晓松兄弟品尝——他们投资建设欧陆风情小镇后,无法收回成本。房子建好了,租不出去,想卖政府不让卖,“金泉街道办一直说很快能办好土地证了,等办好土地证再卖”。

  结果直到拆除那天,土地证亦是幻影,这让孟进不禁感叹,应该像中国小镇的投资商一样,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房子卖给小业主再说。

  中国小镇规模比欧洲风情小镇规模还要大,然而建好后投资商看到拿不到产权证,很快就把房子一栋栋以抵工程款的形式抵给建筑商,随后建筑商又卖给了一些小业主,南方周末记者看到的一份买卖合同显示,买到房的小业主只有房屋40年的使用权,金泉街道办盖章确认。

  位于成都市金牛区的非物质遗产公园已经快被拆除完毕。 (南方周末记者 麦圈/图)

  变身“养老度假村”

  2007年,由于无法收回成本,四川冠鹰资金链断裂,无法支付建筑商工程款,一些建筑商开始闹事。为此,政府又引进了一家新的投资商——成都故乡城市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新股东。

  成都故乡发展投入了2400万元,在欧陆风情小镇的项目公司里占股51%。“这随后也被当成政府的出资。”孟进说。

  鑫金农投公司还借给了四川冠鹰760万元,让其支付工程款——2011年1月,金牛区公安局以孟晓松未归还这笔工程款为由,将其拘留。“政府到现在只补偿给我们1000万。”孟进感叹。

  成都市国土局内部人士称,2010年,中国国土资源部通过卫星扫描,发现了成都非遗公园的土地行为,当时金牛区不得不把违章建筑拆掉。2011年春节开始,鑫金农投公司开始启动非遗公园的拆迁,在春节期间悄悄把欧陆风情小镇炸掉了。

  一位鑫金农投公司内部员工称,之所以选在春节期间悄悄进行,是因为怕企业和老百姓闹事。在用推土机推倒后,鑫金农投还从外面运来几十车土石方,覆盖到废墟上,并且种上草皮和庄稼,然后报到国土资源部说已经复耕了,“事实上这样的土地根本没法再种庄稼了”。

  据孟进透露,仅欧陆风情街,政府就投入了1.06亿,四川冠鹰投了4000万,最后这1.5亿就一下子炸掉了,而这只是非遗公园的一部分投资,此外还有建筑面积远远超过欧陆风情街的中国小镇。

  而从2010年开始,鑫金农投公司就根据四川省国土资源厅的“两河片区”农村建设用地增减挂钩整理方案,引进保利地产集团进行一级开发,并将在原来的非遗公园地址上,建起一个“养老度假村”项目。

  一位成都市房地产开发商称,卖地冲动或许是政府不惜把原有建筑炸掉重新规划的核心动力。伴随着成都城市化的进程,原属于远郊的非遗公园土地在过去五六年间升值巨大,非遗公园一期一千多亩的土地目前市价至少能值五六十亿,这样即使算上前期的拆迁成本和投资损失,还有巨大的土地出让收益。

  2013年春节过后,鑫金农投开始启动对中国小镇的拆迁。在与南方周末记者交流中,鑫金农投与金泉街道办主要领导都抱怨,“我们要花一大半的精力解决历史遗留问题。”

  非遗节还要继续办。早在2009年年底,在金牛区非遗公园举办完第二届非遗节不久后,成都市决定在青羊区绿舟公园新建一个非遗博览园。

  对于为什么要将非遗公园废弃,再造一个非遗节的会址,成都市文化局负责人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是为了给非遗节找一个更好的举办地”。他称之前的非遗公园只是临时场地,其设施都是按“农家乐”模式修建,硬件要求达不到,且非遗公园内建筑的产权太复杂。

  非遗博览园在2011年4月基本建成,此后的非遗节都在青羊区非遗博览园举办了。但非遗博览园现在也面临与非遗公园同样的尴尬境地。2013年8月,办完非遗节的非遗博览园空旷寂静,一幢又一幢大型展馆紧锁大门。唯一有商户的百家宴街区只开张了不到十户餐饮业商家,一位面馆老板称平日里每天过来玩的人顶多二三十人,尽管不要店面租金,但多数商家均处于苦苦维持状态。

  非遗博览园的建设方成都青羊城乡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一度欲兜售其五洲情酒店,不过在西南联合产权交易所公开对外转让一年,其间还主动降价6000万,亦未寻到买家。

  在成都不乏同类事例。2008年成都市锦江区统建办投资数千万,建成面积近万平方米的大慈寺历史文化街区,然而一天未用,即在2011年4月被拆除,土地重新出让卖给了太古地产和远洋地产的联合体。据接近锦江区政府的人士称,为了不引起别人怀疑,大慈寺该项目是连夜拆除,并将拆迁垃圾运走。

通知公告

               

最新资讯

时政要闻

本网推荐


 政府部门链接
 媒体门户链接
 友情链接
                                                                 
中央人民政府  文化部  民政部  教育部  外交部   科技部  工信部    监察部  公安部  广电总局  中国文联  中央文明办  民进中央  民盟中央  民革中央  

 

主管: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
主办:中国东方文化研究会网络信息技术中心
电话:010-68392588 邮箱:dfwh1991@caocs.com
京ICP备05078444号 未经允许禁止复制使用本站信息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